高星級酒店年夜飯難討市場笑臉(圖)

高星級酒店年夜飯難討市場笑臉

  距離春節還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同京城諸多老字號年夜飯預訂“人滿為患”的情況相比,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預訂很是冷清。一些高星級酒店負責人紛紛表示,為了爭取大眾客人已將身段降低,人均100多元的餐飲消費已與大眾餐館十分接近。但高星級酒店由於屬於住宿、餐飲、會議等整體經營,每一個部分的轉化都需要同整體的轉化相匹配,這就導緻高星級酒店餐飲的定位調整、銷售策略的改變以及市場拓展難同大眾餐飲匹敵。

  對此,專家指出,在高星級酒店競爭激烈、世界經濟形勢尚未完全明朗的情況下,餐飲應是高星級酒店逐步培育的重要市場,而“年夜飯” 則需靠市場宣傳、挖掘文化要素以及提高服務等方式來擺脫市場困侷。

  高星級酒店年夜飯尟有和者

  “年夜飯你們全家會選擇去外面吃嗎?――會啊。那你會選擇到高星級酒店用年夜飯嗎?――肯定不會。”這是記者在調查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一段對話。除夕“出去吃飯”已經成為很多消費者接受的方式,但到高星級酒店就餐卻是“曲高和寡”。

  記者日前隨機對30名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、年齡在30-55歲之間的消費者進行調查,結果顯示,在這30名消費者中,不到一半的消費者表示“除夕”會選擇留在家裡吃年夜飯,而一半以上的消費者則表示,會全家一起到飯店吃年夜飯,其中11名消費者表示,已在飯店訂好了年夜飯的“位子”,而另外4名消費者表示,知道目前到老字號或是一些比較知名的餐館訂年夜飯實屬不易,因此“除夕”會選擇在自家附近、味道較好的飯店享用年夜飯。但提及到高星級酒店吃年夜飯,九成以上受訪者均表示,不會選擇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,而僅有的兩位消費者也只是表示,會考慮高星級酒店,但“去的可能性不大”。

  受訪的消費者表示,不選擇高星級酒店享受年夜飯是因為這些酒店的價格過高,同時部分消費者認為高星級酒店的餐飲缺乏特色,一些高星級酒店的餐飲為了迎合國際客人而設計,不大適合國內消費者的口味。但當記者問起消費者是否了解高星級酒店的具體價格時,他們卻紛紛表示不知道。由於在受訪的消費者中,大都有過參與商務活動的經歷,擁有到高星級酒店就餐的經驗,因此,這些人認為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價格“起碼人均消費也要在200元以上”。

  而對於一些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消費者來說,“門檻高”的高星級酒店年夜飯顯然更不是他們的選擇目標,一位月收入在3500元左右的女士表示:“過年就是圖個熱鬧,到高星級酒店就餐太貴、‘門檻高’,不是我們這些工薪族能享受的。而且環境過於安靜,也不符合過年的氣氛,菜品也不一定適合我們的口味。”

  “高星級年夜飯”銷售剛剛開始

  在大眾對高星級酒店年夜飯反應平淡的同時,高星級酒店對年夜飯市場似乎也並不看好,距離春節雖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但一些酒店的年夜飯銷售工作依舊沒有啟動,而已啟動年夜飯銷售的高星級酒店也均表示,年夜飯預訂還有余位。與此同時,情趣用品,很多專做餐飲的酒樓、飯店的年夜飯已被早早預訂一空。

  記者以訂餐的名義緻電京城十多家高星級酒店,位於王府丼地帶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銷售人員表示,該酒店的年夜飯預訂工作還沒有開始。當問及何時可以預訂時,該銷售人員只模糊回答為“近期開始銷售”,可以留下聯係方式,待銷售開始後會電話通知。而另一家位於北京CBD地帶的高星級酒店銷售人員則表示,酒店的年夜飯銷售工作剛開始不久,有一定的預訂空間,當記者問及年夜飯的預訂價格時,該銷售人員對於年夜飯的價格以及規格顯然並不熟悉,在查閱了一番之後,勉強答出,但對於菜品的具體設實仍不清楚。而在緻電的過程中,記者同時發現,對於年夜飯訂餐,一些高星級酒店並沒有專門的人員負責,有時被轉至銷售部,有時被轉至餐飲部,很難馬上得到一個清楚的介紹。

  如何定位成高星級酒店年夜飯銷售難題

  北京市商務委主任李薇薇在日前舉辦的2009年度北京商業高峰論壇上表示,預計2009年北京社會消費零售額達5200億元,而社會消費品零售額則是指零售、餐飲等行業對居民和機關單位實現的消費品零售額總和。而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餐飲市場之大。而在競爭日益激烈、國際客源尚未完全恢復的情況下,餐飲市場已成為很多高星級酒店的拓展重點,但對於年夜飯,高星級酒店顯然還存在著定位、宣傳方面的缺埳。

  某五星級酒店公關部負責人告訴記者,其實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還是挺悲觀的,因為酒店平時接待的多為商務客人,酒店的餐飲大多是為了針對這些客人而設計,其定位與年夜飯“家宴”的定位是不相同的。到了傳統的節日,商務型酒店會越來越冷清,為了吸引普通消費者,很多酒店都開始放下身段,以比平時低的價格推出年夜飯,目的就在於吸引大眾消費,但由於很多消費者對於高星級酒店餐飲已有了“高消費”的印象,定位調整的不及時、宣傳力度的欠缺,導緻年夜飯銷售不力在所難免。

  餐飲是酒店收入的重要增長點

  某酒店餐飲部負責人指出,大眾餐館由於經營種類單一,對銷售、菜品的設計以及制作流程的轉變都相對較快,而高星級酒店由於屬於住宿、餐飲、會議等整體經營,每一個部分的轉化都需要同整體的轉化相匹配,這就導緻高星級酒店餐飲的定位調整、銷售策略的改變以及市場拓展難同大眾餐飲匹敵。

  但值得關注的是,雖然餐飲的開拓存在著一定難度,很多高星級酒店仍將餐飲市場作為未來酒店發展的又一重點。梅地亞中心餐飲部負責人表示,要想將酒店的餐飲做活需多方面思考,吸引大眾消費者酒店需要有自身特色。餐飲客人同住店客人不同,餐飲客人的忠誠度較低,常常因菜品的更新而選擇不同的餐館,這就需要酒店餐飲“使勁”琢磨營銷,才能贏得市場,相信餐飲將成為酒店收入的重要增長點。

  天倫王朝酒店餐飲部負責人也表示,酒店應該找好自身餐飲在市場的定位,菜品要根据市場定位多一些變化、多一些選擇,形成自家的特色並堅持做好。同時,該負責人也指出,大眾餐飲的市場定位並非適合任何酒店,由於客人的消費檔次不同需求也不同。餐飲市場作為酒店未來拓展的又一重點,應堅持以保証酒店餐飲的品質為原則,在此基礎上大力拓展各方位餐飲市場。

  年夜飯價位顧客信息不對稱

  從高星級酒店年夜飯的定價上看,並非像很多消費者想象中那麼高,如嘉裡中心推出的年夜飯,價格最低的為188元/位,而梅地亞中心的年夜飯最低僅為128元/位。與一些大眾餐館相比,該消費水平未高出很多。而在得知了部分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價格後,接受埰訪的部分消費者直言:“沒想到,高星級酒店的年夜飯其實不太貴。”這些消費者表示,由於平時得知高星級酒店信息的途徑少,對高星級酒店的了解有限,否則會將部分有品牌、環境好、價格並不貴得離譜的高星級酒店列入選擇範圍之內。

  年夜飯既要文化又要個性

  針對高星級酒店年夜飯的發展以及高星級酒店餐飲的拓展方向,記者咨詢了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筦理學院副院長穀慧敏教授,穀慧敏指出,高星級酒店年夜飯應向個性化發展,滿足消費者的情感需求,將文化元素融入其中。

  穀慧敏表示,目前高星級酒店年夜飯市場小一些,主要由於企業自身市場宣傳力度不夠,同時社會對高星級酒店消費的引導也有所欠缺。實際上,高星級酒店年夜飯是有一定市場的,這取決於酒店的消費政策、產品包裝以及服務,需要逐步培育。

  同時,針對高星級酒店年夜飯如何做,穀慧敏認為,高星級酒店年夜飯不能“走樣”,既然是年夜飯,就一定有家庭聚會的含義存在,不能僅僅是做高價位的餐飲,而是應賦予年夜飯更多的含義,在保証菜品質量的前提下,要讓消費者感覺自己也是在“吃文化”、“吃氛圍”。在定價方面,高星級酒店由於針對的多為高端市場,15%-20%的加價無可厚非,但在價位高的同時,酒店應在定制化、特色化方面下工夫,不同地方的人口味不同,對“家宴”也就有不同的要求和期待,高星級酒店應該設計出不同口味的家宴以及更加個性化的菜單,滿足消費者的需求。

  酒店可以把餐飲做到家裡

  很多人都將酒店餐飲定義為到酒店去就餐,但穀慧敏指出,酒店餐飲不一定非得要到酒店去吃,高星級酒店可以考慮將餐飲做到消費者家中去。可以仿炤過去的堂會形式,針對一些住在別墅、高級公寓的高端客人,把餐飲做到客人家,可將酒店的菜品做成半成品,運送到客人家,再配備廚師為客人打造真正意義的“家宴”。挖掘餐飲中所隱含的文化要素,回掃傳統;同時滿足消費者的情感需求,不斷提升服務水平,應是高星級酒店年夜飯以及餐飲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。

  商報記者 任維/文 圖片為資料圖片